• 德国:网上发布不当言论最高可获刑5年 2019-04-24
  • 光明日报副总编辑李春林 2019-04-18
  • 尼玛嘉措:红军走过的地方 2019-04-16
  • 宝山罗店大居基本生活配套就绪 周日将迎首批居民 2019-04-16
  • 工信部:17年12批新能源车推荐车型目录 2019-04-12
  • 中央纪委紧盯节点 4年来通报曝光问题近4000起 2019-04-12
  • 三晋史话“胡服骑射”的赵武灵王为何被饿死? 2019-04-11
  • 一周:内蒙古水利厅厅长被查湘潭市委副书记赵文彬落马 2019-04-11
  • 农业农村部2017年返乡下乡双创人员达740万人 2019-04-08
  • 倒着走能治腰颈椎痛?假的! 2019-04-08
  • 5月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都涨了 后续会咋样? ——凤凰网房产济南 2019-04-07
  • 市场能调节供需平衡吗? 2019-04-07
  • 第536期:每天喝多少绿茶才有健康效应? 2019-04-04
  • 合工大今年计划招8200人 合肥学院整体列入一本招生 2019-04-04
  • 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党校 2019-03-31
  • 今天贵州十一选五开奖:圣僧?日鬼的妖僧! 50

    小说网..org,最快更新快穿:心机BOSS日日撩最新章节!
      
      “苏鸿?”溪鸣叫了一声,略显奇怪地看了下失神的苏鸿。
      
      苏鸿立即惊醒,为了遮掩自己的多虑,不由地勉强笑道:
      
      “嗯,我只是在思考,这孩子以后要叫什么山的山神才好呢……”
      
      溪鸣一顿,觉得苏鸿似乎说到了点子上。
      
      “对,我朝十方寺取来度牒,获得了在此处建立禅院寺庙的资格,如今寺庙刚刚建好,我却还未想好要叫它什么名字……”
      
      而将这一切收入眼底的尘谒不禁心中讥讽这傻和尚——这么明显的岔开话题都听不出么?
      
      那蠢鬼分明有心事。
      
      尘谒心情越发微妙,如今已经百分百可以确定,溪鸣禅师就是自己的前世,但苏鸿头一次见到溪鸣禅师的异样反应,以及溪鸣禅师到底是如何死的,这两个谜题始终缠绕在尘谒心头。
      
      只见苏鸿定定地看了眼溪鸣,看着他认真思忖,专心致志的模样,嘴角露出一抹孤独的浅笑。
      
      “不如,就叫溪鸣山,溪鸣寺吧?!?br/>  
      溪鸣立刻摇头:“这如何是好,除非德行高尚的大师,否则怎可以自己的名字替山峰与寺庙命名?”
      
      苏鸿倒是看的很开:“此山只有你一个活人,此庙宇只有你一个僧人住持,又为何不可呢?”
      
      溪鸣愣住了。
      
      苏鸿看着他,笑容清和:
      
      “你们不是总说,万事万物都有其存在的道理么,
      
      若你身即佛,你心即法,又何来不可一说?”
      
      苏鸿温声软语,因为长久地沐浴着佛光,令他与其他厉鬼都不同。
      
      若非漂浮空中,状若无足,他唇红齿白黑发瀑悬,一身白衣的衣袂飘拂过溪鸣的手背,溪鸣微微一顿,目光竟有些挪不开。
      
      我身即佛……我心即法……么?
      
      远远旁观这一切的尘谒觉得,苏鸿真是伶牙俐齿,怪不得这小和尚招架不住。
      
      只见苏鸿一本正经地说完,溪鸣却不说话了。
      
      苏鸿略感好奇,浮起身游荡到溪鸣身侧:“你怎么了?”
      
      溪鸣兀自垂下头,口中突然不知喃喃自语着什么。
      
      苏鸿好奇地凑过去,刚刚听清这小和尚念的是清心咒,便见溪鸣突然涨红了脸:
      
      “你,你这是做甚!”
      
      苏鸿一愣。
      
      尘谒也愣住了。
      
      因为苏鸿明明什么都没有做,只是稍稍靠近了些溪鸣,但溪鸣的种种反应却给人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。
      
      随即溪鸣惊慌失措地逃进了寺庙,尘谒看到苏鸿本想和往常一样跟过去,这次却止住了脚步。
      
      尘谒的指甲嵌入掌中,几欲掐出鲜血。
      
      他知道,小和尚动了凡心。
      
      后来,这座山真的被命名为溪鸣山,而这座日渐鼎盛的寺庙也被命名为溪鸣寺。
      
      小和尚没有招揽过其他僧人,始终一个人青灯古佛,旁人都道他佛心坚定,一心修行,却只有尘谒看得到,这一人一鬼,只有在夜晚的时候才会在无人的角落相聚。
      
      可哪怕是相聚,也只是寥寥几句话,宛如佛理的交流。
      
      可一旦分开,这一人一鬼各自的愁绪却又充斥了整座山头。
      
      人鬼殊途,这一切或许本就不该有这么个开始。
      
      普度众生,溪鸣又如何能为一人而停留?
  • 德国:网上发布不当言论最高可获刑5年 2019-04-24
  • 光明日报副总编辑李春林 2019-04-18
  • 尼玛嘉措:红军走过的地方 2019-04-16
  • 宝山罗店大居基本生活配套就绪 周日将迎首批居民 2019-04-16
  • 工信部:17年12批新能源车推荐车型目录 2019-04-12
  • 中央纪委紧盯节点 4年来通报曝光问题近4000起 2019-04-12
  • 三晋史话“胡服骑射”的赵武灵王为何被饿死? 2019-04-11
  • 一周:内蒙古水利厅厅长被查湘潭市委副书记赵文彬落马 2019-04-11
  • 农业农村部2017年返乡下乡双创人员达740万人 2019-04-08
  • 倒着走能治腰颈椎痛?假的! 2019-04-08
  • 5月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都涨了 后续会咋样? ——凤凰网房产济南 2019-04-07
  • 市场能调节供需平衡吗? 2019-04-07
  • 第536期:每天喝多少绿茶才有健康效应? 2019-04-04
  • 合工大今年计划招8200人 合肥学院整体列入一本招生 2019-04-04
  • 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党校 2019-03-31